“喝~”招式完成,冥风灭灵舍身扑向问天敌。

却见问天敌单手接招,冲天气流使得尘沙飞扬。身形稳如泰山,丝毫不动。

“你…”舍命一击,竟仍是无法伤害问天敌分毫。

“可惜,你的忠心配不上你的实力。“问天敌掌劲一摧,电流涌动。

冥风灭灵身体不受控制,被雷电包裹,悬浮空中,“天关双炼·阴阳雷殛”

问天敌单掌一握,冥风灭灵身躯在雷殛化为漫天血肉,唯有一腔热血,以全忠诚。

玄貘率领识界败军欲与后军会合,一路走来,所见全是识界士兵的尸体。

“后军全部被灭,可恶!”玄貘立刻明白,自己是中了敌人的诱敌深入之计。

“别急,马上就轮到你们了。”无界主从天而降,拦阻识界众人前路。

“识界大军,今日尽灭!”毘非笑率领黑夷族大军赶至。

剪除识界后军的剑无极,雪山银燕率领天朝军队来到,“降者生,抗者死!“

三方会合,呈三面包夹之势,识界大军被团团围困。

“想要灭吾识界,可笑。众军,随本座突围!”玄貘明白局势危急,厉罡天戟再展识界霸主雄威。

一声令下,率领识界大军开启死战。

“杀!”

“杀啦~”

天朝大军与识界大军展开殊死之战,满目所及,皆是一片地狱景象。

识界大军死伤枕籍,危若累卵。

玄貘一战问天敌,天戟刚猛霸道,急于突围,一招一式皆是威力不凡。

反观问天敌采取游斗之态,拖延为主,不欲玄貘脱身。

“无界主不过尔尔。“

“口上便宜,扭转不了识界的败局。“

棘狼夜凶独斗冷醉、赯子虚澹两名强敌,本就持兵之手负伤的他,苦苦支撑。

交手数个回合,已负创多处。

识界杀手,血刃凝魂在剑无极手中过不了一招,便被诛杀。

泰逢对上雪山银燕,只感对手冷漠残忍,不敢丝毫大意,连番出招,竟是频频落空。

“剑翼回旋“

“荧魅分光“

“神意入念·魔心开杀“,雪山银燕神魔开杀,驰突孤燕人格浮现,臂剑过处,见血方回,“废,你太废了。”

泰逢首度遭遇性命危机,却见对手杀性凛然,不留丝毫余地。

此时,再闻一声破空声响,夺命之箭直奔玄貘命门而来。

玄貘回身抵挡,惊觉竟是三箭齐发。

天戟会旋,挡下白蓝两箭,却被赤箭一箭穿肩。

“卑鄙!“身中一箭,强如玄貘,也只能换手持兵。

“战场之上,岂讲仁义。玄貘,你的这番话让吾看低了。“问天敌未趁机进逼,静待玄貘。

“主人!“眼见玄貘负伤,棘狼夜凶不顾自己伤势,激发潜能,逼退冷醉、赯子虚澹,来到玄貘身旁。

此时,大部分的识界部队已被毘非笑率领黑夷族大军歼灭,开始围剿余下被分割的识界残军。

泰逢已被驰突孤雁砍成重伤,浑身无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几乎成了一个血人,“荧魅纵横”。

“神魔无我·凶燕回旋”,驰突孤燕周身剑气爆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