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王宫中,贴身伺候巫王的侍女,也是巫王宫中的女官,步伐匆忙的进入寝殿,跪在正在床榻上休息的巫王面前。

轻纱曼曼,让巫王的身影变得模糊,却也多了几分曼妙。

“王,查到了。”侍女低着头。

纱帐内的巫王并未出声。

侍女接着说,“今日进入王城的人,一共有……”

纱帐内,巫王安静的听着,在她手腕上,有一条翠绿色的小青蛇缠在上面,三角的蛇头夹在她的指尖,不断的吐出信子。

能见血封喉的毒蛇,如今在她手中,却如乖驯的宠物一般,甚至还有讨好的意味。

“下去吧。”在侍女说完之后,巫王才吩咐。

侍女垂眸躬身退出,随着她的走动,身上的银片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待她离开之后,巫王才娇媚的五官,才流露出好奇的情绪。“只有两个,还是一伙的?真是有趣。”

她话音刚落,便从她身后的被褥里爬出了几只黑色硬壳的小虫。

巫王纤细晶莹的指尖,落在小虫身上,眸色漠然的道:“去,帮我盯着他们。”

黑色小虫们得了吩咐,在她指尖松开之际,纷纷爬下了床榻。

……

是夜,沈未白他们入住的客栈里,十分安静。

沈未白和风青暝,还有老鬼居住的房间屋檐外的梁上,突然多了几只黑色小虫,透过木头的缝隙,悄无声息的观察着里面的人。

一夜无话,清晨的薄雾被阳光驱散。

巫疆王城里,渐渐恢复了生机。

这一日,沈未白他们依旧没有离开王城,继续在王城中打探有关于蓝翼的消息。

天耳派出去的人,不断传回的消息,并不怎么好。

偌大的巫疆王城,若没有一个人曾经见过蓝翼,这说明蓝翼根本没有进王城。那么,她会去哪?

连着三天,沈未白没有出过客栈,那爬在窗外的黑色小虫,也一动不动。

若不仔细看,根本不会发现。

直到第四天上午,沈未白一行人退了房,离开王城后,爬在窗外的黑色小虫才消失不见。

……

迦南,一只黑雀飞过茂密的深山老林。

它的视力极好,能够穿透枝叶的覆盖,透过缝隙找到它要找的目标。

在它围着林子飞了小半日后,它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,俯身冲下,拍打着翅膀,稳稳的落在了星鸾的肩膀上。

看到黑雀,星鸾眸光一凛。

视线直接落在了绑在黑雀爪子上的一个小竹筒。

她取下小竹筒,将里面的信息取出,展开。

看完里面的内容后,星鸾阴沉了好几日的脸色,终于露出了笑容。“主公无事!”

她这四个字,瞬间就引起了营地中所有人的注意。

天生身影一晃,出现在星鸾身边,急切的伸过手,将那纸条接过。

看完上面的内容后,她先是欣喜激动,随后又有些疑惑。

“星鸾姑娘,可是有什么消息?”千杀带着人匆匆过来。

他们五人的眸光,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天水手中的纸条上,其意十分明显。

但是,天水并未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他们。

星鸾颔首道:“不错!我刚刚接到同僚信息,我家主公和你们家主子,一切安好,如今正在巫疆。让我们离开迦南,前往赤江以北等候。”

“巫疆?!”千杀满目震惊。

崖柏、玄清、方舆和朱琰四人,也同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他们再看向星鸾和天水的时候,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。

“不知天水姑娘可否把手中之物,给我们看看?”千杀主动道。

天水眸光妩媚如丝,笑吟吟的看着他:“就算给了你,你也看不懂啊!不过,倒也不是不能给你,这上面的印章,是你们家主子的吧。”

说完,她修长的纤纤玉指,夹着纸条递到了千杀面前。

千杀暗自深吸了口气,悄悄运起内功,抵抗天水天然自成的媚功,沉着脸接过了纸条。

当把纸条靠近时,他从纸条上闻到一股淡得几不可查的幽香,让他神情微微一晃。

千杀忙稳定心神,在天水的娇笑中打开纸条。

星鸾瞪了天水一眼,后者神情划过一丝狡黠,转身道:“我去告诉先生这个好消息。终于啊,我们可以不用守着这个破林子了。”

在天水前去找柳茹的时候,千杀五人已经在看纸条上的内容了。

四人围在千杀身旁,同时看向纸条——

果然,上面的文字,他们看不懂。

五人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。

这种字体,他们从未见过,上面的字笔画也相当简单,不如他们如今使用文字的复杂。

不过,看不懂文字不重要,他们只要认得自家主子的印章就可以了!

“果然是王爷的私印。”方舆仔细辨认后道。

守在星鸾身后的天将,冷漠着脸,看着五人挤在一起辨认的样子,眸底划过一抹浅笑。然后,他看向停在星鸾肩上,自啄羽毛的黑雀,冷峻的模样变得温和了些。

天将向黑雀伸出了手,黑雀似有所感,扭头看向天将的指节,似乎用它的小脑袋思考了一下,才拍着翅膀飞起来,从星鸾的肩膀上,移到了天将的手指上。

黑雀落在他手指上后,天将冰冷的脸似乎多了点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他转身,带着黑雀离开,也同时吩咐手下的人开始收拾东西。

确认是风青暝的私印后,千杀五人算是相信的星鸾他们的话。只是,他们即便相信了,也想不明白,主子怎么好端端的就去了巫疆?

“星鸾姑娘,我们的主子凭空消失,又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巫疆,此事你怎么看?”千杀在把纸条还给星鸾时,也提出了他们五人的困惑。

星鸾将纸条攥在手心里,对千杀他们的疑惑回答道:“要怎么看?”

“……”

千杀五人,作为丽妃精心培养给风青暝的影卫,性情足够理智和冰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